因為當時是在暑假,
所以二話不說,
我帶小的住院了,
治療的最後一天,
實在是太疲倦了,
跟大蕃薯說,
不然最後一劑,
用肌肉注射的好了,
這樣,
我們就可以把靜脈輸注的管路拔除,
回家自己打..
千萬別學喔,
這是不正確的啦,(因為我那時候覺得自己快死掉..)

其實我沒幫幾個小孩打過,
因為臨床走的不是兒科,
不過這話是出自於自己的口中,
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上戰場,
也不過是肌肉注射而且,
想當初,
很多病人都希望針是我在打..
這個藥應該是會蠻痛的,
但小朋友神經還沒那麼發達,
哭一下就沒事了..
只不過他好像受到了驚嚇,
到了晚上號啕大哭,
而且是在睡覺,
怎麼搖,
眼睛都不張開,
我還很擔心,
緊抱著他,
兩個人都滿身大汗..
那時,
也只有我跟他在家,
沒有別人可以幫忙,
我又遇上什麼都還不會說的他,
哎!..想起來就心酸..

是我不好,
把你們生成這樣,
也會擔心如果再次感染怎麼辦,
"所以最好每天都自己收集尿液來看,
也可以早點發現異常"
"如果再次感染,你老婆要帶你兒子去做包皮環切"
我這樣告訴大蕃薯..
沒想到我這句話,
沒嚇到孩子的爸,
反而是兒子的小雞雞受到阻嚇,
終於乖乖聽話,
直到最近,
問題都沒有再復發,
只是有時候會被他主人的手亂抓,
受點小傷..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ladybug的育兒日記

oo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